深度|上海,中国电影发祥地的焦虑与机遇

  • 日期:01-11
  • 点击:(1205)


“如果青岛所有的东方电影都搬到上海,那么上海电影将会很糟糕。”"上海已经错过了阿里巴巴,再也不能错过阿里影业了."

“上海电影城和上海大剧院已经不能满足上海国际电影节的需要。能建一座新的上海电影宫吗?”

今晚,第21届上海国际电影节正式闭幕,但上海市对电影业的大力推动才刚刚开始。

与首都对影视行业的“漠不关心”不同,上海地方政府对影视行业给予了前所未有的支持:

在普陀区,影视行业的龙头企业如果落户,可以获得20万到300万不等的奖励。

松江区原有的汽车码头拍摄基地正在升级为“科技电影之都”;

在静安区,国际影视城的规划迫在眉睫.

很久以前,上海电影业的发展与北京相当,但随着时代的变化,上海逐渐被北京拉开。2017年,上海录制了82部电影,而北京同期制作了多达350部国产电影。

众所周知,浙江仅次于上海,是中国第二大影视城市,仅次于北京(当然,如果你一定要说霍尔果斯,我只能同意…)。当浙江省委宣传部直接提出“建设中国影视代理中心”的构想,并将其纳入全省宣传思想文化工作的重点时,那么上海在哪里呢?

去年,上海发行了《文学创作五十篇》,大力鼓励文学创作产业的发展。然而,在全国范围内,海口、青岛、无锡等地也相继出台了相关政策,促进影视文化产业的发展。

甚至,青岛东方电影有限公司曾建议“企业政府”返还40%的拍摄费用,而海口市政府的文件也建议返还20%的拍摄费用。与这些激进地区相比,上海的政策仍然相对保守。

面对兄弟城市的“慷慨”补贴,上海应该效仿吗?当上海在土地和税收优惠方面明显没有成本优势时,上海大力发展影视的基础是什么?

[对话]

宣传部长与影视行业16位“老大哥”面对面

6月20日,上海市委常委、宣传部长周惠林出席了在浦东新区举行的“一带一路”高层圆桌峰会,与陈思成等知名导演和演员进行了交谈。

在圆桌会议上,陈思成坦诚地提出:“我希望上海能给电影业更多的支持。”

“根据我的朋友圈的反应,所有的导演和编剧都非常喜欢上海。由于各种原因,他们在过去两个月里参加了青岛和海口的几个论坛。现在这两个地方都给予了很大的支持,比如退税,各种30%和40%。例如,青岛在5年内捐赠了50亿元,在一年内捐赠了10亿元。每个人都给出了各种各样的政策,但上海处于独特的地位。上海的配套资金和工业园区与我们无关,希望创作者能有更多的实际感受。”

对此,周惠林在圆桌会议结束前直接回答:“有些同志在讲话中提到哪个城市怎么样。事实上,上海有你想要的一切,而且非常具体。我认为每个人都不清楚我们的政策,主要是因为我们没有做足够的宣传。刚才我们还在讨论。今天,在这个场合,把我们的政策写几页纸发给每个人是非常好的。”

周惠林今年5月刚到上海,但现在她对上海文学创作领域的许多政策相当熟悉。在调到上海之前,他在中宣部工作了25年。在来上海之前,他是国家广播电视总局副局长。

在上海电影节前后,宣传部长和专业人士之间也有类似的直接对话场景。最大的交易发生在6月15日清晨环球港凯悦酒店的闭门会议上。

同一天,穹顶里的“大兄弟”

官方新闻稿显示,“老大哥”在峰会上热情洋溢,并积极提出建议。其中,侯鸿亮的演讲很有趣。

在他看来,不同城市之间的合作也是一种融合和创新。“一家在北京工作、在上海报道的浙江公司,必须知道彼此想要什么,以及我们合作时能做些什么。”

[大赛]

“盲目跟进和巨额补贴不一定是明智的策略”

张昭,乐创娱乐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上海人,毕业于复旦大学哲学系,在中国电影业工作了近30年。谈到上海影视产业的发展,张昭说,上海之前最大的机遇实际上是影视制作:“娱乐圈在北京,但制作可以在长江三角洲。”

熟悉影视行业的人都知道上海的传统拍摄基地在松江,松江的码头基地几乎总是供不应求。业界有一种高层次的感觉:“如果我们能把青岛电影产业转移到上海,那么上海电影产业将会陷入巨大的困境。”

然而,由于上海的剧情规划困难重重,毫无疑问,政府的决心将会受到拍摄基地大规模规划,甚至像青岛东方电影之都那样引入高额“退税”的考验。

公共数据显示,路易斯安那州的奖励政策(30%的退税)已经是美国最富有的,而马来西亚30%的补贴也使其成为领先国家。此外,加拿大温哥华、澳大利亚、新西兰、泰国等地对影视拍摄有一定的退税政策。

一些内部人士向娱乐资本(ID: YulezhibLUN)透露,在讨论上海“50篇文学创作”时,一些官员曾询问上海是否应该提供高额拍摄补贴和退税政策,但最终这一建议没有被采纳。

一些业内人士同意上海的选择:“上海经济发达,区位优势优越。它不同于温哥华,更不用说美国的路易斯安那州和佐治亚州了。上海应该争取纽约,为电影电视行业提供便利的金融服务和国际视野。

"盲目补贴不一定是明智的政策."消息来源说。

浙江宁波一个拍摄基地的经理告诉娱乐资本:“从电影制片厂的规模来看,东方电影是中国最大的电影,拥有最好的设备,但是收费不便宜。相对而言,大多数制片厂更喜欢在浙江拍摄。”

在他看来,上海是绝对的核心城市,土地资源非常昂贵,青岛黄岛区绝对不同于上海。“但在我们看来,最合适的拍摄基地实际上是长江三角洲或珠江三角洲。由于气候原因,一年中的天数可能会比北方长。”

事实上,上海一直是电影和电视剧的热门地点。

上海当地媒体《新闻晨报》这样写道:“这些年来,国际大片中的“上海场景”越来越多,从汤姆克鲁斯在陆家嘴中国银行大厦楼顶惊人的一跳,到《碟中谍3》拍摄的延安路高架场景,再到科幻小说《《007:大破天幕危机》》中美丽的五角场夜景。“

上海也已经连续4年推出《她》,今年的2018年版电影节也有ar功能。你可以用手机扫描照片,并观看拍摄地点的视频剪辑。

城市景观的“绘画”无疑可以极大地提升上海的城市形象和影响力,但工作室和拍摄基地的建设对影视制作行业的发展仍然尤为关键。

为了增强实力,上海采取了“1 3 X”发展规划,在松江建设了一个大型高科技影视基地,设立了人才培养孵化、影视制作投资、影视拍摄等三类特殊影视制作服务功能区,联动了更多分散在徐汇、闵行、普陀、宝山、嘉定、崇明的产业链资源。

[战略]

上海电影应该超越北京还是与纽约匹敌?

事实上,北京有北京的优势,浙江有浙江的优势。如果你只是比较这两个地方,它可能不是正确的方向。

在采访中,

金融支持对电影业的发展是不可或缺的。“金融是上海的特色,突出资本优势应该是上海电影产业的特点和机遇。”陈向荣说。

事实上,几年前,当影视和金融业迅速融合时,很多影视作品都得到上海金融公司和资本机构的支持。当时,上海成为许多影视项目“融资”的幸运之地。

然而,随着快鹿事件的爆发,石健翔的“出走”在整个行业留下了一根羽毛,给影视与金融的联姻蒙上了阴影。

业内许多人一再哀叹:“要通过资本发展出一部好电影,首先必须彻底改革电影,规范其运作,真正以内容为王。”

现在,在上海市各级政府的领导和支持下,不仅设立了政府资助的引导基金,而且各区还利用社会资本设立了投资基金。例如,银润集团率先在普陀区设立了10亿元的互联网影视产业投资基金,浦东新区与人民网合作利用社会资本形成了15亿元的文化产业投资基金等。

在2018年电影节期间,几乎每个会议厅都能看到大量的“外国面孔”。他们带着会议厅准备的耳机,在听的时候点头,或者在互动的时候问一些大胆的问题。

与国际电影和电视相关的主题论坛是主要线索之一。此外,还有各种活动,如路演和制片人谈话。除美国之外,德国、加拿大、意大利、瑞士、波兰、古巴等国家的优秀电影都在电影节期间开展了主制片人会议、放映发行和首播等活动。

德国电影制作人费利克斯内斯哈特(Felix Neshat)告诉娱乐资本(身份证号:Yulezibenlun):“我们希望与中国文化有更多的接触,来到中国创作与中国故事相关的电影。虽然北京有丰富的传统文化元素,但我第一次来中国时,上海更适合我。”

上海电影产业的国际化不仅带来了机遇,也走出去了。正如中共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周惠林6月20日在“一带一路”高层圆桌峰会上指出的,“上海是“一带一路”的桥头堡,电影是“电影盒子里的大使”,应该发挥桥头堡的作用。”

[抢人]

“学者”上海能在北京发展高端职业教育吗?上海是最适合品牌管理的城市,这也是中国电影产业升级的一个重要问题

这个观点来自张昭。在他看来,上海电影产业的发展应该增加品牌属性。“如果这部电影仍然强调拍摄,它仍然是一个车间模型。如果像迪士尼这样的一系列电影可以用品牌来制作,那么它就是真正的文化和创意产业。”

做出这些改变需要大量高素质的人才。在今年的电影节上,“人才”肯定是频率最高的词语之一,对年轻导演和年轻编剧的培训和支持等人才项目引起了广泛关注。

张昭、赵方毅和陈向荣都无一例外地提到了上海电影人才的培养和建设。目前的共识是,虽然上海戏剧学院等高校有比较完善的影视人才培养体系,但上海仍然缺乏影视人才,尤其是高端人才和领军人才。“华策集团”总裁赵方毅女士常驻杭州。她已与华策学院二级混合所有制学院通信大学合作,并设立了华策人才培养基金。她在电影人才领域做出了深入的探索和深刻的理解:“中国成为电影强国的道路应该是先学习和与国际影视产业交流,然后培养国际化的电影人才,再用技术提升国内市场,最后在国际市场上达到一定的地位。在这条路上最难穿过的是问题

6月12日,在普陀区举行的上海国际电影节互联网影视峰会签字仪式和普陀区政府新闻发布会上,银润影业与其他三家机构签署了10亿元的互联网影视产业基金合同。陈向荣仍然无法相信:“从我提出这一意见到我完成基金框架并举行新闻发布会只花了15天。这是“上海速度!“

”事实上,我们已经开始做这样的服务工作了。“普陀区党委宣传部副部长、文化局局长王春明认为,最重要的是通过专业热情的服务为影视企业创造归属感。

他举了一个娱乐《资本论》的例子:“在李安瑞影业搬到普陀区之前,向我咨询注册和政策支持方面的建议。无论是税收、工商还是金融,我们都可以在各局迅速找到相应的人来回答影视行业的服务内容和流程。只花了半天时间就澄清了对李安瑞生意的怀疑。“

事实证明,专业和热情的政府服务是有效的。据工商信息,瑞联(上海)电影有限公司于2016年7月12日在普陀区注册成立,阿里影业、淘宝影业等世界一流媒体、数字王国、台北影业、苏宁环球传媒等全国有影响力的影视企业也相继失去了在普陀的席位。

2014年10月,上海成立了电影制作服务机构。正是这样一个政府主导的协会组织为上海影视创作服务奠定了基础:提供信息与协调服务,包括政府沟通、影视协调、信息服务、人才中介、宣传推广等。来上海的影视企业和制作团队;年度生产更新《上海影视拍摄指南》。

参与制作《上海影视拍摄指南》的陈向荣向娱乐资本介绍说:“这个项目实际上是由政府资助的,我们的服务机构已经具体实施了。我们收集并分类了上海的拍摄地点,从2014年的前99个地点到今年的218个地点。”

华策集团董事长赵方毅对上海电影产业的发展充满期待:“建设上海电影产业不仅会对中国电影产业格局产生巨大影响,而且依靠上海的国际历史定位,甚至可以迅速提升中国电影产业的国际影响力,加快中国从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的转型进程。“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