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苏 南通山羊养殖大户压栏上万头 出省“路条”何时开

  • 日期:01-19
  • 点击:(1217)


从夏季开始,南通大鹏羊业有限公司董事长吴祥子就一直忧心忡忡。农场里已经有3000多只山羊上市了。但是,他们不能被运出该省,因为他们不能获得跨省运输活山羊的检疫证书。结果,农场每天不得不损失4000到5000元。

和吴祥子一样焦虑的还有启东瑞鹏畜牧有限公司的负责人谢国民,瑞鹏畜牧有限公司主要养殖和销售苗羊和苗羊,销往全国各地。苗族和苗族羊主要销往江苏、浙江和上海。目前,市场上有一万多只种羊和苗羊。“已经打包好了,真匆忙!”谢国民焦急地告诉记者,一个有10只羊的羊圈现在装了15或16只羊。

都是由“羊瘟疫”引起的

吴祥子、谢国民等大型商业养羊人正在堆积许多摊位,这些摊位是从俗称“羊瘟疫”的小反刍兽疫衍生而来的。今年3月,小反刍兽疫在包括江苏省在内的几个省份爆发。江苏省在三月底禁止了活羊的交易和流通。5月底,鉴于疫情得到有效控制,江苏省恢复了对该省活羊的检疫和认证,但继续对活羊跨省运输实施限制。

禁止活羊跨省流通超过四个月,让养羊大户忧心忡忡。吴祥子告诉记者,他们饲养的所有绵羊都出口到浙江、云南和贵州。“如果羊长到一定程度,它们不会单独吃肉。它们保存得越久,损失就越大。在等待上市的3000多只山羊中,近1500只只消耗了原料,而没有消耗肉,每只动物每天消耗3元,每天损失4000至5000元。如果一只羊被饲养11个月,每只羊至少会损失250元。”

据了解,南通每年生产273.09万只羊,其中很大一部分需要运往其他省份。华东最大的山羊交易市场江苏大公山羊市场(江苏大公山羊市场)的所有者李强告诉记者,该市场约150万只山羊年营业额的约三分之一被运往上海、浙江、云南、贵州等地,按每只山羊1400元计算,价值为7亿元。活羊无法走出这条“路”,南通养羊业面临巨大压力是可以想象的。

在江苏省另一个重要的养羊镇徐州,大型养羊公司徐州沈宁羊公司董事长李勇也很担心。他的养羊场每年生产大约1万只羊,其中60%以上出口到陕西、甘肃和安徽等近10个省和自治区。新疆原本打算保留近6000只羊,因为禁令无法执行,生意仍悬而未决

省级市场遭遇瓶颈

活羊跨省流通受限。通过激活省级市场的消费或者屠宰和冷藏,可以减少养羊场的损失吗?

在徐州,在富阳节的刺激下,此前低迷的“羊市场”从7月中下旬开始回升。徐州烹饪协会秘书长尹建奎告诉记者,徐州趣味山羊节已经举办了13年。在最热的一年里,一天吃了将近10万只羊。今年不像往常一样热,但是在节日的头两天,每天吃7万或8万只羊不成问题。奉贤绿缘羊养殖合作社负责人陈贾珍告诉记者,该合作社有2100多名成员,饲养了10多万只羊。最近,它每天卖出1500到2000只羊,缓解了以前无法交易的困境。然而,受各种因素的影响,徐州活羊目前的交易价格约为1公斤26元,比往年最贵的价格低了六七元。

南通的夏季内需市场远不如徐州乐观。大公山羊批发市场的老板李强说,一方面南通人没有夏天吃羊肉的习惯,当地羊肉的价格普遍低于其他地方。另一方面,绵羊越大,屠宰成本效益越低。山羊长到100多公斤。除了肉类生产率低之外,质量和味道不如70公斤或80公斤的山羊

省动物卫生监督所邱科长向记者介绍说,根据农业部的要求,江苏省是小反刍兽疫的免疫省,因此运往非免疫省的活羊需要免疫21天以上,在有效免疫保护期内没有进口活羊,其所在的羊需要免疫近21天。根据实验室血清学试验,经产地检疫合格并经县级以上动物卫生监督机构负责人签发检疫证明后,方可跨省运输。跨省运输绵羊需要有“两证”,即《种畜禽生产经营许可证》和《动物防疫条件合格证》;第二,在过去的21天里,活绵羊没有被引入绵羊体内。依据实验室血清学试验,动物检疫证书必须由县级以上动物卫生监督机构负责人签署。

记者在新闻稿发布前从有关县动物检疫部门了解到,他们没有收到相关的繁文缛节。他们对养羊的农民深表同情,但无能为力。

活羊什么时候离开本省的“道路”?养羊人仍在等待。(丁彭亚、王艳、吴琼)

编辑后这里有“最后一公里”吗

大型养羊人可能只被视为社会中的“少数群体”。然而,养羊业是一个涉及数千万人的菜肴和钱袋的生计产业,需要各级相关部门的关心。为了控制疫情,群众采取禁止活羊流通和交易,甚至在一定范围内扑杀等措施是必要的,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当疫情已经扑灭,国家和省有关部门有条件禁止活羊跨省流通时,为什么期待已久的“路”不能开出省外呢?早在7月2日,农业部办公厅就将相关文件链接到农业部官方网站,省农委也于7月16日发布了相关文件。基层单位必须等待红色头文件逐层转发才能“看到”文件吗?为了开始“公路地带”?面对忧心忡忡的养羊户,相关单位是否还能提供“最后一公里”的服务?如何穿过这“最后一公里”值得仔细考虑。

(致鹅)

面包店里的小时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