化肥农药滥用致耕地污染严重农田污水毒死周边鱼类

  • 日期:01-22
  • 点击:(907)


六月中旬,黑龙江省国家农场管理局辖下农场的庄稼都是绿色的。两个月前被粉红色种子包衣的种子和施用的化肥和杀虫剂再也看不见了。他们已经渗入土壤。

一个农场承包商告诉《经济观察报》,这些包裹在种子周围的种子包衣剂是农药产品,可以扩散到土壤中,以防止昆虫和鸟类吃掉它们,并防止种子在土壤中粉碎。它的毒性不小,对人体有害,但能提高产量。

每年春天犁地后喷洒杀虫剂时,周围河里的鱼不再快乐地四处跳跃。一些鱼被农田排放的农药废水毒害,漂浮在水面上。不可降解的农药和肥料残留年复一年地积累在土壤中。

黑龙江垦区嘉兴化肥农药店经销商张庆丰说,“目前生产是第一要务。环保无关紧要,只要产量高,上级要的是完成粮食交付目标,农民要的是好的效益和更多的钱。”

国家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东北地区的粮食产量达到新高。黑龙江、吉林、辽宁、内蒙古“四省一区”粮食总产量达到2904.74亿斤,占全国粮食总产量的20%以上。东北四省粮食总产量从2003年的17.7%增加到2012年的23.2%,2013年达到24.1%,成为全国粮食增长最快、贡献最大的地区。其中,黑龙江省粮食总产量居全国首位。

“没有一千磅的脂肪,就很难生产出一万吨的粮食”

曾庆喜,黑龙江省农垦总局农场的一个大粮食种植者,已经承包土地种植作物30多年了。他今年承包了160公顷土地,包括30公顷稻田和130公顷旱地。

曾庆熙已经摸索了这么多年。化肥的施用量和农药的施用量都是根据多年积累的经验决定的,没有技术人员的指导。每年每公顷土地将总共施用约1000公斤化肥。"没有一千磅脂肪,很难生产一万吨谷物."这是他的“经历”。

曾庆喜的肥料在过去两年里每吨成本约为3950-4200元。“选择标准是低成本和高效率。农业的目的是赚钱。”他强调说。

在农场承包人中,曾庆喜的家庭往往产量第一。去年,他承包的田地每公顷生产8-9吨谷物。他说,20年前,当化肥和杀虫剂很少使用时,产量只有目前水平的一半。

承包商说他们没有过多考虑长期施用化肥和杀虫剂是否对土壤有害。粮食收获后,收获机只检测水稻产量和含水量,但没有人检测粮食质量和农药残留。

曾庆喜也担心农药残留。他的妻子在他身边说,“这是不可能的事。没有化肥生产和杀虫剂虫草,它是无法被摧毁的。”如果你担心的话,你不用去农场。如果你不使用杀虫剂,在这么大的一块土地上只靠人工除草,你什么时候能完成除草?此外,劳动力现在太贵了。每人150元买不起。有必要使用方便、高效、高产的农药。起初,喷壶是用来喷洒农药的,后来改为油轮喷洒。“农场承包人都认识到多年来粮食和化肥的高产做出了很大贡献。不管中国的土地有多贫瘠,如果使用化肥,就可以生产粮食。过去,每公顷土地生产4-5吨谷物,但现在可以达到每公顷8-9吨甚至10吨。虽然与品种有关,但化肥仍然起着非常重要的作用。

张庆丰还半开玩笑地说,市场上出售的黄瓜和茄子又直又长,没有一个弯。应该吃多少药?家庭种植的黄瓜在长得很大之前就已经弯曲了,而且没有使用化肥。

土壤污染已经很严重了。

张庆丰说,几十年来

张庆丰认为化肥对土壤有很大的影响。残留物留在土壤中,钙化后,随着时间的推移,它会使土壤变硬。如果农场在60年内大量使用化肥,土地将进一步变硬,变得越来越硬。它会种庄稼吗?也许三四代以后就没有土地可耕种了。

黑龙江省农业科学院武昌研究所研究员刘辉告诉《经济观察报》,农民正在使用大量化肥和农药来增加产量,这导致了目前土壤中的一些问题。南方土壤有机质含量很低,温度很高,因此农药、氮肥和其他化肥产品的频率和比例远高于北方。只有这样才能控制病虫害。北方土壤有机质含量相对较高,气温较低,虫害相对较轻,化肥和农药的施用相对少于农作物。但是目前,无论在南方还是北方,化肥和杀虫剂的使用都在增加。污染进入水源灌溉,造成二次污染。

国务院顾问、前国家统计局首席经济学家姚景元6月5日在青岛的一个论坛上表示,中国已经连续10年大丰收,人们盲目乐观中国的农业问题,但真的没有什么好乐观的。“目前,粮食产量的增加更多地取决于单位产量的增加。随着可耕地的减少,单位产量的增加取决于单位产量的增加,这取决于大量的化肥和农药。目前,中国单位土地面积化肥用量是美国的4倍,印度的3倍。人们说食物不好吃。现在不仅仅是食物不好吃,而是导致土壤退化,进而污染的问题。”

农业污染很难控制。

在张庆丰看来,实施土地环境保护为时已晚。但即便如此,我们必须开始。“从根本上解决粮食问题的措施是保护耕地。可以休耕的应该休耕,不能休耕的必须合理利用。中国缺少食物,很少有人谈论休闲。外国土地可以休耕。这块土地三年内不会种植。首先将种植其他土地。经过三年的退耕还林,好好耕种,然后再耕种。”张庆丰说。

张庆丰辞去了他的职务,开始销售杀虫剂和化肥。在从事农药和化肥行业10多年后,他对这个行业了如指掌。他说,目前,卖化肥和杀虫剂的人已经迷失了方向。无论是农民耕种土地施肥,还是经销商出售化肥和杀虫剂,他们都可以随心所欲地发展。土壤结构到底变成了什么,也就是说,土壤专家会观察它,取一些土壤样本然后离开。到目前为止,还没有人给出具体的指导,也没有人列出一份可以用作杀虫剂和肥料的产品清单。

国家禁止使用高残留农药,如六六六,提倡使用低残留、低降解的环保农药。张庆丰说,目前市场上确实有环境友好型有机肥,这种有机肥可以让作物被充分吸收,土壤中也没有残留物,但很少有人愿意使用。要么价格高,要么农民的惰性使他们不愿意接受新的环保产品。农民的选择标准非常简单、廉价和有效。

张庆丰试图销售环保产品,但以失败告终。他说,“没人买它,最后不得不继续卖尿素。目前,尿素的市场份额超过95%,环保肥料的市场份额可以忽略不计。当制造商看到有机肥销售不顺利时,他们将有机肥和化肥混合在一起销售,从而降低成本。”

在他看来,要解决这个问题,不可能提高农民的意识,需要国家干预。“目前,在市场上,农民根据自己的经验选择农药和化肥。国家应该包含高毒性和高残留

刘辉认为,在当前中国粮食短缺的形势下,农业污染难以控制。传统的旋转方法无法实现。现代农业需要高而稳定的产量。肥料,尤其是氮肥,需求量很大。传统的牛粪和马粪已经不能满足需求,只能依靠化肥。土壤中有机质的含量在不断下降,农作物已经依赖化肥,没有化肥的日子不长了。化肥的长期追肥确实会使土壤变硬,而长期施用农药形成的残留物确实需要一个降解周期。土壤污染后,很难控制它。吸附在土壤中的污染物需要很多年才能被运走。关键问题是土壤持续受到污染。东北三省的煤矿很少,至少重金属污染相对较少,南方的土壤污染更为严重刘辉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