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部再推新版减负令 专家称玩文字游戏难解困

  • 日期:01-31
  • 点击:(1386)


4日,教育部出台了修订后的《小学生减负十大规则》,将此前备受争议的“不做作业”改为“减负”,并再次征求社会意见。关于新秩序,“减负问题”的根本解决办法在于改革教育管理体制,建立多元评价体系,“玩文字游戏”不能从根本上解决学生负担过重的问题。

新的《减负令》征求意见稿:“不留下作业”改为“减少作业”,

自教育部8月22日发布《小学生减负十条规定》征求意见稿以来,“减负十大法则”一直是这个毕业典礼季节的热门话题。草案发布两周后,教育部于9月4日发布了减负条例修订版,并再次征求公众意见。

与前一版相比,新版《减负十大法则》对最具争议的“家庭作业”和“考试”做了细微的调整。旧版本规定“小学没有书面作业”,但在新版本中,这部分内容变成了“一至三年级没有书面作业,四至六年级的书面作业总量应控制在每天一小时以内”

在考试方面,旧版本规定从四年级开始,除了每学期一次语文、数学和外语的考试外,不能安排统一的考试。然而,在新版本中,外语科目被从上述“非英语”三个可以被全校检查的科目中删除,“教育质量监控不公布学生的成绩和排名”。

除了上述修改之外,新版本没有在“监管”一项中对以前社会对旧版本减负令中监管环节的一般性描述和弱可操作性所表达的疑虑作出更具体的补充。

根据教育部此前的披露,《减负十大规则》的旧版本在咨询期间收集了近6000条意见和建议,其中90%以上支持出台减负令,一半以上提出了具体修正案。在修订后的《减负十条规则》发布时,教育部表示,为了体现尊重群众、尊重基层、尊重法律的精神,修订后的《减负十条规则》再次向公众开放征求意见,截止日期为9月18日。

专家:玩文字游戏很难找到问题的症结。

为什么减负命令的修订版又增加了家庭作业?

它只是笼统地说作业应该留下还是不留下,什么是“作业”,“一小时内如何衡量监督”和“为什么监督环节仍然模糊不清”。

从以上网民对新版减负令的反馈可以看出,虽然教育部根据民意进行了修改,但自新版《十项减负规则》发布以来,民意中的“意见”并没有减少。

“它没有触及问题的症结和根源。它总是玩文字游戏,不会取得多大进展。中?逃蒲г貉芯吭敝煺曰栽诮邮苤泄鷑ews.com采访时说,应试教育很难打破。在单一的评价体系中,如果采用行政措施来减轻负担,学生仍然会陷入难以实施的恶性循环,他们不可能真正放松。

据专家分析,自1955年7月以来,教育部发布了新中国第一个减负令 《关于减轻中小学生过重负担的指示》。在过去的几十年里,中国已经有数百个减负订单,但是学生的负担越来越重。难怪50多年的“中国减负”一直在实施。

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也告诉中国知网记者,中国基础教育一直难以摆脱应试教育和入学教育模式在入学考试的压力下,灌输教育应运而生。放弃无聊的海问策略和大量作业强化记忆的方式自然是困难的,减轻负担也成了空话。"

事实上,在

“公众舆论关注学生的沉重负担和巨大的社会舆论,因此主管部门以政策作出回应并采取行动,但没有人关心行动的有效性。”朱赵辉说,鉴于连续的减负命令,政府和学校在办学中应更加重视“各自的职责”。

“今天,教育部直接干预小学生的家庭作业量和考试次数。从教育管理的角度来看,这本身是不合适的。”楚赵辉说道。

熊丙奇还说,颁布减负令的结果是“学校行政管理”,不利于教育的长远发展。在健康的教育环境中,政府发布的禁令越少越好。频繁的政府禁令实际上是对学校自主权的干涉。在减负方面,与一系列的“禁令”相比,政府应该做的更多的是促进义务教育的平衡和高考制度的改革。也就是说,真正减轻学生负担的关键在于政府是否会下放权力,推进教育管理改革和高考制度改革熊丙奇说,好的教育管理应该由公立学校来实施,政府不应该缺席或越位。

对于困扰中国教育几十年的“减负”,专家分析,政府必须加大教育投入,有效促进义务教育均衡发展,同时改变义务教育资源配置模式,打破现有择校利益链。此外,在高考制度改革中,政府教育部门实施了一系列“权力下放”措施,将组织和评估考试的权利移交给社会专业组织、决定入学的权利和选择受教育者的权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