又一特大诈骗案!1731人被骗6.5亿元,“黑中介”成医疗旅游大毒瘤

  • 日期:01-11
  • 点击:(886)


国外的“免费”体检已成为“天价”抗癌旅游,这再次剥夺了医疗旅游行业的黑色产品。

超过1700人被骗了6.5亿元。黑人中介的“致富之路”。

今年6月,天元公安局刑侦大队向《株洲晚报》介绍了这起庞大的医疗旅游诈骗案:

2017年10月,43岁的罗女士在她经常光顾的美容院的介绍下,开始了她自由奢华的马来西亚之旅。

根据罗女士的记忆,虽然这次旅行是“免费的”,但到处都很豪华。从离开机场开始,就有特别的公共汽车、警车和豪华游轮。在组织者维托国际(Vito International)的安排下,罗女士在旅行的第三天在吉隆坡一家医院接受了全套免费体检,并被立即告知她可能患有癌症,需要立即治疗。该医院制定了一个预防癌症的治疗计划,令罗女士惊恐不已,她接受了治疗,花费了62.5万元。

回家后,罗女士带着这份英文体检报告去了两家国内医院。他们俩都得出结论说他们没有癌症。当她得知自己被骗后,立即向天元公安局报案。

经警方初步核实,罗女士等共1731人被骗(仅2016年1月至2017年10月),总金额为6.5亿元。涉案的韦陀国际和新古国际都是注册的正规公司,在中国26个省发展了121家代理商和数百家美容院。罗女士是她们的目标,她经常去美容院。

据株洲晚报报道,欺诈集团组织严密,从选定目标到欺诈模式都有精心设计和统一培训,甚至专门聘请律师教员工规避法律风险。他们的犯罪现场33,354泰国、马来西亚、日本和迪拜目前是亚洲最热门的医疗旅游地。

媒体揭露美杜莎贷款诈骗嘉年华仅一年,昨天似乎发生了“第一个代表他人购买仿制药的人”的故事。黑色中介已经成为医疗旅游“朝阳产业”无法治愈的癌症。

医疗旅游市场,由精确的用户进行了翻新,并由黑人中介“深度培育”。

2016年是海外医疗旅游爆炸性增长的一年。海外医疗的痛点是显而易见的。签证、咨询、医疗甚至短期居留都需要专业服务,这使得医疗旅游的单价比普通旅游团高出几倍。在巨额资金的诱惑下,传统旅行社、在线旅行社平台、跨境医疗机构和互联网医疗平台纷纷进入,黑色旅行社也不例外。

然而,玩家并不满足于提供“标准服务”。为了在这个链条中获得更多的利润,对于特定的群体有许多特殊的路线。

高净值人士自然是严重和慢性疾病、精确医疗和基因检测的准确客户。这群人看医生要花多少钱?在接受《新种子》(ID : Pellink)采访时,我们了解到一个案例,一个家庭花费了近200万美元在美国挽救一个患肝癌的女儿进行治疗。

然而,高价格并不意味着同等的服务。早些时候,日本报道了一起医疗丑闻,一些医疗机构在没有向日本政府报告的情况下,使用他人的脐带血对患者进行再生治疗。自2015年以来,约有100人接受了非法脐带血治疗,其中包括中国患者。

然而,医疗旅游的“低价”策略更受欢迎。利用一些国家医疗服务和药品价格低廉的优势,出国就医的中产阶级也在增加。例如,印度肝移植的价格只有14,000美元,而美国的价格超过200,000美元。在某些领域,印度的医疗技术远远优于欧洲和美国。与印度相似,马来西亚、泰国等医疗旅游近年来发展迅速,逐渐成为其旅游业不可或缺的一部分。为了鼓励外国人去看医生,政府甚至出台了一系列政策为病人开门。

在传统的旅游路线中,这些产品

针对这一群体,消费者金融平台相继推出。在一篇金融文章《医美骗贷狂欢:大巴车拉农妇去套现,中介医院勾结撸出15个亿》中写道:“一年之内,阿木贷款、明星计划、快速分期即分期、即时消费、51个性、美国分期、一日盛、一期、伊美健、小牛分期、梅梅贷款、麦芽分期等30多个知名平台。出现了。百度金融还宣布将进入会场,安排医疗和美国阶段。”

除了三种最常见的医疗旅游产品之外,还有一些在中国不存在的药物组织的“专线”,例如去泰国购买艾滋病毒特异性药物的同性恋团体。

为什么市场冷?

这曾经是一个受欢迎的市场。

从市场容量来看,统计数据显示,全球医疗旅游业从2000年的不到100亿美元飙升至2017年的7000亿美元,保持了20%的年增长率。在2014年至2016年的两年里,中国的医疗游客数量从10万激增至60万。

从旅行的目的来看,严重和慢性疾病、体检和整容手术稳稳地排在前三名。据媒体报道,2016年,约40%的医疗游客将患有晚期肿瘤,1/4将接受体检,1/8将接受整形手术。这符合当前中国中产阶级对健康和自我满足的消费心理。

然而,似乎有比医疗旅游融资消息更多的负面消息,医疗旅游正走在消费升级和健康的两大风口上。新亚新闻网随机调查了中国几家著名的医疗基金和投资机构后,得到的回答是“不看,不投票”

这与几年前形成鲜明对比。

2014年,以高科丹大病医疗旅游为主的圣诺家族获得红杉资本中国千万级融资,成为行业催化剂。在接下来的两年里,创业公司大量涌现,大公司踊跃进入市场。

在对医疗旅游专业公司的融资方面,除了盛诺家族,还有2014年底完成第二轮融资2000万美元的优香国际、2014年9月完成第二轮天使融资的岳红国际、2015年7月完成第二轮天使融资的安腾医疗、2016年12月完成第二轮天使融资的康安路。

传统旅行社自然也不甘示弱,例如凯撒在2014-2015年期间的美国体检和日本癌症筛查产品。CYTS的韩国塑料及体检产品、CYTS的韩国微型塑料及体检产品、中信旅游的瑞士抗老化美容产品等。

OTA不能逃避海关。2015年,携程推出了一个医疗旅游渠道,并在第二年战略性地投资于一家美国体外受精服务提供商。医疗旅游已经成为疲软旅游业的一剂强心剂。

进入2017年,医疗融资爆发,成为最受关注的资本领域。然而,医疗保健旅游这一细分领域很少获得再融资。

至于市场变冷的原因,新闻周刊试图做如下分析:

1。市场容量没有预期的大。几位投资者表示,即使在消费不断升级的时候,这仍然是一个“利基市场”。

2。在裂缝中成长,缺乏行业标准。医疗和旅游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大,应该用什么标准来衡量产品质量和公司质量?

3。又小又分散,很难有一个家庭。专注于高端路线的公司严重依赖医疗资源。在咨询和看了医生之后,他们必须有渠道购买药品,以便在回国时跟上他们的步伐,这极大地考验了公司整合资源的能力。然而,主要的产品是负担得起的,甚至是“免费的”,门槛低,容易复制,严重同质。

4。中国出台的一些新政策有望扭转国内外医疗和医药的差距,这可能会影响医疗旅游市场。例如,随着中国新药审批速度的加快,国外购买药物的需求将发生变化。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