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欧国家加强猪肉等农副产品的对华出口

  • 日期:01-17
  • 点击:(1897)


人民日报,斯德哥尔摩,12月30日(记者刘中华)中国是一个猪肉消费大国。近年来,随着中国居民消费水平的提高,芬兰、丹麦和瑞典等北欧国家将注意力集中在中国市场,希望向中国出口农副产品,尤其是猪肉。尤其是乌克兰危机后,俄罗斯停止进口欧洲农产品,北欧国家希望中国成为猪肉的主要出口市场之一。芬兰农林部长Orpo在2015年宣布,芬兰已获准向中国出口猪肉,并将出口适合中国消费者的肉制品。丹麦是一个养猪大国,也积极向中国出口猪蹄、猪头和其他产品。瑞典猪肉生产商认为,由于瑞典猪肉在抗生素和生长环境方面远远优于欧盟平均水平,因此它足以吸引中国高端消费者。现在是进入中国市场的最佳时机。因此,瑞典农业部长斯瓦涅里克布赫特(Svanyeric Boucht)最近率领一个商业代表团前往北京,向中国推广瑞典猪肉和其他农副产品。在一个关于“瑞典肉类和中国饮食的未来”的研讨会上,他说瑞典猪肉非常注重质量和安全。瑞典猪肉不含抗生素、激素和其他有害物质。同时,瑞典也有世界上最完善的饲养法,动物受到保护,消费者的权益也得到体现。

尽管欧盟内部有统一的水产养殖健康标准,但具体实施过程因国家而异。然而,瑞典拥有欧盟最高的卫生和健康标准。“瑞典农民饲养的猪100%都有猪尾巴,而丹麦和德国等90%的猪出生时尾巴都被剪掉了。你知道为什么吗?”瑞典Isia食品安全系统(E-sia System)高级顾问、农业专家尼古拉埃克曼(Nikolas ekman)在接受《人民日报》采访时首先问道。看着记者一脸茫然,他解释说,对于瑞典畜牧业来说,除了遵守欧盟统一的法律法规之外,最独特、最先进的事情就是关注动物健康,“健康的动物是健康的食物”。20世纪80年代,消费者对市场上猪肉的质量提出了质疑,媒体对“紧俏猪肉”的报道在瑞典引起了极大的关注。所谓“紧实猪肉”是指那些生长在拥挤、恶劣环境中,长时间处于紧张状态的猪。它们的肉质干燥,缺乏弹性,相对营养价值低。为了区分猪是否紧张,一个明显的标志是看它的尾巴。如果空间狭小,紧张的猪会互相咬对方的尾巴。如果尾巴健康而明亮地生长,这表明农民为生猪提供了足够的空间,生活环境也很好。经过学者们的研究和公开讨论,反对“紧俏猪肉”已经成为瑞典社会的共识。只有那些有尾巴的猪才会进入食物链。

为了衡量猪肉的健康状况,除了猪尾巴,抗生素的使用是另一个重要指标。瑞典国家兽医研究所专家克里斯蒂娜格里科(Christina grieco)表示,瑞典早在1986年就立法禁止在饲料中添加抗生素,欧盟直到2006年才通过这项法律。目前,许多欧盟国家90%的抗生素用于畜牧业,而瑞典只有10%的抗生素用于畜牧业。2013年,瑞典人体使用了64吨抗生素,水产养殖使用了12吨抗生素。抗生素在美国水产养殖中的使用是人类的四倍。据欧盟医疗管理局2014年统计,瑞典是欧盟国家水产养殖业抗生素消费量最低的国家之一,平均每公斤肉类消费12毫克抗生素,丹麦是瑞典的3倍,欧盟平均水平约为150毫克。瑞典认为动物和人类健康是相互影响和融合的。如果动物感染了疾病,人类很难免疫。然而,由于抗生素的扩散,世界各地出现了许多高度耐药的细菌。这是对人类健康的巨大威胁。

ekman说瑞典健全的食品安全体系不是从天上掉下来的,而是历史上几个惨痛教训的结果。20世纪50年代,瑞典的一家屠宰场感染了严重的沙门氏菌,导致9000人感染和90人死亡。从那以后,瑞典政府对水产养殖业的各个方面都制定了严格的规定。表面上,t

因此,为牲畜提供更多的活动空间,降低饲养密度,增加饲养成本,对农民和消费者来说是双赢的局面,但可以提高牲畜的健康水平,从而减少甚至杜绝抗生素的使用。例如,瑞典要求猪圈有良好的照明,禁止使用母猪圈养栏,而丹麦和德国一年可以使用150天。除了放养以外,饲喂仔猪的母猪应至少有6平方米的活动面积。这个数字在丹麦和德国是4平方米。

事实证明,一些欧盟国家的高密度水产养殖业有爆发传染病的高风险,抗生素的使用远远超出标准。丹麦的气候和环境与瑞典相似,猪圈的密度比瑞典高得多,因为它的国土面积小。这也导致抗生素使用的增加和传染病的爆发。2014年夏季,丹麦养猪场爆发金黄色葡萄球菌(MRSA),感染了该国三分之二的猪群,并进一步发展成牲畜对人的传播,造成12人死亡,全国数千人感染。出口到欧洲国家的丹麦猪肉相继下架。传染病的爆发阻止了丹麦养猪中心如期实施减少四环素使用的计划。为了实现欧盟地区逐年减少抗生素使用的目标,欧盟医疗管理局于2015年11月底制定了《2016-2020年抗生素使用新战略》草案,强调人类健康和动物健康是不可分割的,要求成员国逐年减少抗生素的使用,以降低细菌耐药性,提高人体免疫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