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佳农技员之情怀篇:情系三农汗洒田野

  • 日期:01-17
  • 点击:(1313)


唐建民:他让农民有了“米”,唐建民是湖北省孝南区的农业技术员和香稻育种专家。水稻育种是一项周期长、栽培环节复杂、成果极其缓慢的工作。只有当你没有分心,专心学习时,你才能培育出不同的品种。唐建民说,一旦登上这艘船,他就再也不会登上另一艘船了。于是他发誓要自立:守卫农场大门,抓住香米,直到最后。

唐建民一年到头在农田里呆了大约340天,比农民多几倍。这是因为农民冬天不去农田,他想去海南。

唐建民说有四件最难的事:第一,播种前把种子清理干净。10,000多颗种子的装袋和登记需要10多天的时间。而且还吸收了种子上的大量灰尘。因此,他每次播种,都会不停地咳嗽,对身体造成很大伤害。二是包围和隔离田间种子生产。每次有雷雨时,他都不呆在室内,而是跑到地里,担心风雨会吹倒围场,以免品种间“终生”异花授粉。三是孝感7月至8月的中午,当水稻开花时,他每天在这个时候人工授粉数百对“交配”的水稻。这时,太阳像火一样燃烧,太阳升起,蒸汽落下,热量难以停止。然而,他不得不忍受炎热、疲劳、饥饿和口渴。他太忙了,直到下午1点才回家吃午饭。每次回家,他的衣服都湿透了。第四是鉴别大米的香味。普通饲养员用眼睛和手进行繁殖。此外,他还用嗅觉和味觉来辨别大米的香味。因为目前没有专门测试香味的仪器,只能依靠他的感觉。更严重的是,唐建民由于长期在稻田工作,已经感染了四次血吸虫病。每次住院医生警告他将不再有流行病水,他的家人也敦促他放弃繁殖。“如果你从事水稻工作而不下水,你怎么能做实验来推广它?”

在唐建民的办公室里,有各种各样的育种材料和种子堆着标签。“从播种到接收没有错。每个材料记录和选择必须手工完成。”唐建民说道。

张有亮在:年扎根于基层,得到了像“鱼”一样的水

张有亮大概永远不会忘记1982年走出上海水产学校大门后的犹豫。

”当时,上海在水产养殖技术上没有地位,对水产养殖站的技术推广没有太大热情,也不能实施自己的任何好主意。回想起来,这是非常无奈的。”连续33年站在水产技术推广前沿的张有亮回忆起他刚开始职业生涯时的经历,令人难忘。

也许是命运让张有亮爱上了水产农业技术的推广,而不是从困境中退缩。“我也感到奇?郑野狭苏庋桓隼训幕肪常揖醯梦沂钦嬲谒幸倒ぷ鞯娜恕!闭庞辛了档馈?

一个坚持、勇敢和追求的人,无论环境多么艰难,他总是有能力让自己安静下来,在平凡的岗位上做非凡的事情。张有亮就是这样一个人,尤其是在他来到松江区水产养殖场后,他就像鸭子一样在他选择的人生道路上涉水而过。在与张有亮的交流中,记者感到这位经营水产品已有33年的一线农业推广工作者对“忘记江湖,互不相顾”的内涵有了更深的理解。在内心世界里,他总是希望优秀的品种“浦江一号”能继续忘记江湖。他还希望农民有意识地走上生态养殖、品牌建设、生产与生产相结合的可持续发展模式。

赵燕芳:让牧民骑上技术“乐车乐”

在伊敏河流域,鄂温克族、蒙古族和达斡尔族牧民以牲畜和牛、羊为生。内蒙古鄂温克旗农业技术推广专家、高级兽医赵燕芳从小就住在这里。他看着他的家人和牧民以传统方式养殖、放牧、养殖和销售,但是他的

“俗话说,‘你播种什么就能收获什么’优良品种对畜牧业的贡献超过40%,但牧民起初并不了解任何品种的改良。他们认为人工授精对他们的牛羊有害。谁知道他们是否能怀孕?未来生产能继续吗?“赵燕芳明白牧民接受新技术和新品种并不容易。他们必须看到真正的结果。

家庭分散生活在草原上。她和技术人员乘坐四轮车颠簸行驶数十英里,挨家挨户解释人工授精的知识和益处。现在住在牧民的家里或者条件艰苦的土屋已经很晚了。一些牧民分散在牛、马、羊等许多劣等的饲养动物中,牲畜的质量越来越差,牧民不听劝告,赵燕芳带领技术员暗做作业,设定马和牛强制阉割。渐渐地,一些牧民开始接受和尝试,当他们看到第二年产下健壮的小牛时,原本心存疑虑的牧民无法高兴地闭上嘴。最好使用科学技术。我们已经存了钱养公牛。这只小牛刚刚出生,赶上了我们一个月大的小牛。"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