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8年的乡愁 98岁老兵重拾家乡记忆

  • 日期:01-25
  • 点击:(751)


阅读提示:11月7日,江西万安县近百岁的抗日老兵张广,在相关部门工作人员、照顾老兵及其家人的志愿者的陪同下,30年分离后,回到了他的家乡松涛自治县磐石镇(Panshi Town)。这是他离开家乡70多年来的第二次。

抗战老兵张郑光与家乡合影。

欢迎退伍军人

在磐石镇秀脑村,前来欢迎张郑光的村民在村门口燃放鞭炮。98岁的张郑光不能走很长时间。他大部分时间都坐在轮椅上。老人看到他多年不见的侄子时浑身发抖。他紧紧地握着侄子的手,久久不肯放手。"这么多年来,我想念我的家乡和你!"老人含糊地说,两行眼泪流了下来。

张郑光,1919年出生。1937年3月,当他只有18岁的时候,他被征召到国民革命军第四军当兵。经过9年的辗转反侧,他参加了许多战斗。1946年,他因病无法跟上军队,与他人失去联系,无法在遂川和万安做短期和长期工作。

追忆往昔岁月

在秀脑村,张郑光左手拿着磐石镇党委政府寄来的1000元慰问金,抚摸着右手的“抗日战争纪念奖章”,向村民们讲述了他在抗日战争中的经历。

1937年7月7日卢沟桥事变后,张郑光的部队从云南步行到长沙,然后坐火车到汉口参加湖北武汉保卫战。

从1941年到1944年,张正光和他的部队在第九战区参加了长沙战役和恒昌战役,在子弹之间穿梭了几次,子弹从他头顶呼啸而过几次。"有一次,子弹甚至打掉了我的帽子."张郑光说战斗中弹药不多。士兵们经常与日本士兵战斗,并刺死许多日本士兵。“那时,我们一点也不怕死。我们只想杀更多的日本鬼子,把他们赶出中国。”老人微笑着自豪地说。

后来,部队返回贵阳,很快行军到江西大禹县重新集结,然后到遂川。

老人回忆起他和一些士兵在一场战斗中被俘。日本军队计划杀死他们,但不想浪费子弹。因此,日本士兵把他们一群人赶到河里淹死他们。许多同志不会游泳,他们几次潜入水中,沉入海底。如果日本士兵对水有所了解,他们会拿起长矛开枪打死他们。当时,由于水质良好,一名凶猛的战士跳入河的对岸。当日本士兵发现他时,他们发射了机枪。张郑光一直向前爬行,子弹呼啸而过。他左闪右闪,躲过了大部分子弹,但仍有一颗子弹击中了他的背部。“幸好,我是致命的!我没有伤到骨头。”张郑光老人说不出的感慨。1945年的一天,军队下令集合,军队领导人说日本投降了听完收音机里的日本《终战诏书》,每个人都高兴地唱歌跳舞。部队随后驻扎在遂川。

1946年,张郑光因为生病跟不上军队而离开军队。受伤后,他帮助其他人在遂川和万安做短期和长期工作。

唱抗日战争歌曲

1947年,张郑光流浪到江西省万安县建头镇工作,并在建头镇谢北村娶了一个女人。他有一个儿子,但在他长大之前就去世了。这么多年来,他一直得到养子的支持。养子夫妇和他们的孙子孙女儿媳都很孝顺。他们把张广视为他们的亲人,在他们生病时会照顾他们。

说到这里,老张曼郑光坚持为每个人唱首歌,《大刀向鬼子们的头上砍去》。虽然他的话不太清楚,但这首歌铿锵有力。一位抗日老兵的炽热爱国情怀在我侄子的小礼堂里挥之不去,在场的所有人都被感动了。

唱完之后,老人突然沉默了,站直了,向他战斗过的方向敬礼。“当时我一共和6个伙伴出去了,现在我是唯一一个能做到的人

“老头,我们带你去松涛县看看。你肯定不知道。”磐石镇党委书记张学兵扶老人上车。当他到达县城时,灯已经亮了。

当他看到松涛县高楼林立,霓虹灯闪烁时,老人喊道:“这就是我认识的松涛吗?多么不像!”多年来,党和政府在建设方面作出了巨大的努力,松涛也发生了很大的变化张学兵说。

“这次回来,我可以看到松涛发生了如此巨大的变化,我的生活没有遗憾。”老人高兴地说。

后来,老人参观了世昌广场。松涛县委员会统战部副主任蒋六保向老人介绍了世昌广场的名字和龙世昌的塑像。参观松涛名人墙时,他的亲戚问他:“你认识瓯白川和罗启江吗?”老人假装生气,然后介绍了瓯白川和罗启江的事迹,包括他们所在的部队,但他们太熟悉了。"罗启江是我军的领袖,张八彦."之后,他盯着罗启江的雕像看了很久,嘴唇颤抖着,动着,像是要说些什么,但他很久没有说一句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