复旦大学校长杨玉良:人文教育构建和谐未来世界

  • 日期:01-28
  • 点击:(1164)


人文教育不同于社会科学和自然科学。它具有什么功能?高校人文教育的现状是什么?复旦大学在7年前实施的通识教育中试图进行什么样的探索?

为此,记者采访了复旦大学校长杨郁亮,并听取了他对大学人文教育的看法。

记者:你认为人文教育的主要责任是什么?

杨郁亮:在全球化进程中,我们生活在一起的星球变得越来越小。人们称之为“地球村”。然而,人们的“地平线”远未达到相应的高度。由于人类的本能和不恰当的教育结果,人们习惯于将任何不同于自己亲属的思想和行为视为“异类”,从而导致不同文明之间频繁的冲突。“国家利益至上”和极端“民族主义”的思潮十分猖獗,已成为压制其他文化、干涉其他国家内政和掠夺国际资源的意识形态基础。

就我个人而言,我认为当世界上只有一种文明和文化时,这个非多元文化的世界将是人类的末日。因此,我们中国人提出,各种文明都应该“各有其美,美之美,共同之美,世界之和谐”。只有这样,才能构建不同文明和文化和谐共处的世界格局。

人文教育的目的是让受教育者认真思考未来的世界应该是什么样子,未来的世界是我们所期待的。社会科学,像自然科学一样,应该基于这种期望来研究通向更美好世界的可能途径。因此,了解、理解和容忍各种文明和文化的存在,并使他们具备跨文化交流技能,是大学受教育者的一项非常重要的措施。

记者:随着新世纪的发展,你认为人文教育的重要性是越来越突出还是越来越小?

杨郁亮:本世纪的确是一个知识的时代,这似乎是每个人的共识。然而,我想强调的是,“知识”是不够的。我们更需要“思考”。社会科学知识和自然科学知识都是“双刃剑”。在“工具理性”思维的驱使下,人们可以利用这一知识制造武器来毁灭人类,也可以制造伤害人类的“金融风暴”。

为了让“知识”真正为全人类的未来命运服务,我们需要更多的“思想”和更多的人文科学研究和教育。

在过去的两个世纪里,由于技术上的巨大成功,包括社会科学知识上的巨大成功,人们在很大程度上摆脱了自然法和社会法对人类自由的限制,但与此同时,他们也带来了一个思维贫乏的时代。人类在过去一两个世纪的巨大发展基本上是建立在20世纪以前思想家和?苎Ъ业乃枷牖∩系摹R虼耍蚁M谛率兰停爸妒贝苯湮八枷胧贝保匆涣魉枷爰液驼苎Ъ业氖贝?

我曾经对我们的学生说:“一个国家有强大的经济和军事力量,但是没有一流的哲学家和思想家,它不可能成为一个真正的世界强国。”同样,如果人类不能产生一流的哲学家和思想家,我们就很难解决人类今天和未来面临的各种重大而复杂的问题。这也是我们加强人文社会科学研究和教育的重要原因之一。

记者:我们得知复旦大学七年前开始实施通识教育。这是基于什么?

杨郁亮:关心中国发展的人会注意到,政府最近出台了一系列促进人文社会科学发展的计划和措施。我们相信人文社会科学能够为国家现代化进程提供理性思考,为制度建设提供理论依据,为人类发展提供精神和价值选择。这是我们从物质生活和精神生活之间巨大紧张的教训中得到的理解。

我对中国过去30年的发展做了如下粗略的总结:在最初的10年里,每个人都认为我们应该发展技术,因为我们应该能够自己制造彩电和冰箱来改善我们的物质生活;在第二个十年里,人们意识到技术的来源是基础科学,所以我们成立了国家自然科学基金委员会。在第三个十年,人们发现人文社会科学也很重要,但客观上社会科学(如政治、经济、管理、法律等。)受到了极大的关注,而最近对人文文化建设的重视是受中国社会和世界现状的推动。

我所说的“人”不仅指学者,也指普通人和政治家。复旦大学有着深厚的人文传统,早些时候就认识到人文社会科学对当今中国的重要性。三年前我们启动了“复旦大学人文振兴计划”,并将其作为国内外汉学经典研究交流的平台。成立了“国家建设研究中心”和“复旦发展研究所”,开展社会转型、制度建设和治理研究。目的是为国家决策服务,并期望成为世界一流的大学智库,同时也为中国当代政治、经济和社会问题的研究提供国际合作与交流的平台。为此,复旦大学“985”三期人文社会科学投资已达到“985”二期的6.5倍以上。

我们为什么要建立一个国际合作与交流的平台?我们的考虑是基于东西方的文化差异。据我所知,植根于古希腊文明和欧洲“文艺复兴”的西方文化在“人文主义”、“分析”和“逻辑”方面都很强。然而,植根于中国传统文化,受近代中国“救亡图存”形势的驱使,中国文化具有“集体主义”、“一体化”和“悟性”思维模式的特点,它们各有优势和适用性。当今世界面临的许多重大问题极其复杂。也许对这些问题的研究和解决必须基于一种结合东西方文化优势的思维方式。最近,复旦大学与英国廷德尔全球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合作,成立了复旦-廷德尔全球气候与环境研究中心。我们希望这个“中心”能够成为东西方思维方式结合的典范,以研究和解决世界乃至全人类的复杂问题。(记者赵先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