推广粮改饲 构建新型种养关系

  • 日期:01-15
  • 点击:(1194)


根据中共十八届五中全会精神,国务院发布《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第十三个五年规划纲要》号文件,明确提出推进粮饲结合、种养结合的模式,发展农区畜牧业。这是中央政府根据新时期农业和农村工作的总体情况作出的重大决定。要提高思想觉悟,加强工作措施,落实政策,取得实效。

退耕还林是中国农业发展进入新阶段的必然选择。

(1)退耕还林是优化种植业和养殖业结构的有力措施。

在中国主要粮食品种中,玉米阶段性供过于求的问题最为突出,减少种植面积的任务最为紧迫。《全国种植业结构调整规划(2016-2020年)》提出到2020年,玉米种植面积应减少5000万亩以上,青贮玉米面积应增加到2500万亩。扣除2015年约900万亩基数后,“十三五”期间青贮玉米面积将增加约1600万亩,粮料变化将对玉米种植面积的减少贡献30%以上。就畜产品而言,中国牛肉、羊肉和牛奶的人均份额分别约为世界平均水平的2/3和1/3,这是未来市场需求增长最具潜力的品种。好牛吃好草,是当前草食畜牧业发展的主要制约因素之一,优质牧草的缺乏是实施粮食补饲的瓶颈,正好弥补了这一短板。据估计,粮食转化为饲料的面积将达到2500万亩,这可以保证我国农业地区奶牛食用优质青贮饲料,肉牛和肉羊养殖场的饲料结构将大大优化,从而实现牛奶质量全面达到发达国家水平,牛羊肉产量增加160万吨的目标。(2)粮改食是重建育种与饲养关系的有力措施。几千年来,中国农业一直注重“吃饱”。种植业必须首先满足口粮需求。畜牧业处于从属地位,只能用剩余的粮食和农副产品作为饲料。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的农业发展进入了快车道,但直到1990年,全国粮食产量中用作口粮的比例仍高达67%,饲养量仅为10%左右。进入新世纪后,中国农业综合生产能力和居民收入水平持续提高,人均口粮消费持续下降,饲料粮消费快速增长。2004年至2015年,中国粮食总产量增加1.52亿吨,其中玉米占63%。这是第一轮调整育种和育种之间的关系,以适应粮食使用的变化。猪禽规模化养殖的快速发展是主要推动力。未来5到10年,中国的口粮消费预计将每年减少约100万吨。养猪和养禽业对玉米的需求也趋于稳定,而养牛和养羊业对优质饲料的需求已进入快速增长期。促进粮食向饲料的转化,将部分粮食玉米转化为优质饲料,如青贮玉米,是坚持需求导向。按照种养结合的原则,按需种植,推进种养关系的第二轮调整,构建粮牧结合、种养结合的和谐格局。这是农业发展到一定阶段后的必然选择,也是落实大食品理念的重要体现。(3)粮食转化是提高育种和饲养效率的有力措施。据估计,与单独收获和利用谷物和秸秆相比,每亩全株青贮玉米为牛羊提供的有效能量和有效蛋白质可提高40%左右,生产1吨牛奶的饲料用地可减少0.1亩以上,豆粕可减少15公斤,浓缩饲料可减少25%,秸秆可增加23公斤。1吨铍的生产

据统计,2016年,试点地区将有667.9万亩粮食转化种植面积,其中613万亩用于青贮玉米。据粮食亩产1000公斤计算,共减产67.8亿公斤,占试点地区玉米总产量的7.3%。全青贮玉米平均亩产量2.9吨,平均每吨收购价格365元,平均亩产1058.5元。粮食玉米平均亩产量538公斤,平均每吨收购价格1320元,平均亩产710.2元。从粮食到饲料,每亩平均收入为348.3元。

(2)促进牛羊养殖增产增效

试点地区补贴青贮玉米等优质饲料1923万吨,覆盖奶牛213万头,肉牛90.7万头,肉羊202万只。据调查,饲喂青贮玉米后,年产6吨左右的奶牛的平均日产奶量增加了3公斤。肉牛饲喂青贮玉米后,日增重提高约0.4公斤,屠宰时间缩短30多天,饲料成本降低约900元。羊饲喂青贮玉米后,饲料成本降低约40元。

(3)在推进种养结合循环发展的粮食转化和饲养领域,自耕农和种养综合经营用地比例达到30%,辽宁、新疆等省市和地区比例超过60%。该农场利用综合管理的优势,将牛羊粪便还田青贮,化肥用量减少40%以上。青贮联合收割机等现代设备在试点地区的推广速度加快,在“耕、植、收、储”全过程机械化作业水平大幅提高。

两年的试验表明,粮食饲养改革在种植和育种方面都有明显的优势。它对提高土地资源利用效率、提高粮食安全能力、减轻粮食收储压力具有重要作用。这是一项符合农业现代化发展方向、符合市场规律、受到农民普遍欢迎的好政策。

加快推进粮畜种养结合模式。

十三五规划是农业现代化的关键时期,是优化育种结构、建立新型育种关系的战略机遇期。我们要进一步统一思想,理清思路,加强措施,力争在现有基础上,把粮食转化面积扩大到每年500万亩,减少50亿公斤粮食玉米,增加1500万吨优质青贮饲料。

(1)把握原则,有序推进。

首先,坚持培育和固定种子的原则。饲料生产的最终目标是满足牛羊养殖的需要,生产必须按照种草养畜、产销平衡的原则组织。根据实际需求确定饲料粮面积,确保饲料生产销售、用完、效益好。第二,坚持因地制宜。粮食改革的重点是发展青贮玉米。然而,没有一刀切的完全统一。我们必须充分考虑各地区的资源条件,尊重种植方和育种方的意愿,合理选择合适的品种。燕麦、高粱、黑麦草、紫花苜蓿等都可以作为选择。三是坚持种植规模。建立现代饲料生产体系,大规模种植是前提和基础。优先发展自耕农与循环土地订单生产紧密结合的生产组织模式,鼓励专业化、集约化饲草种植。目前,我国种养业规模生产水平不高,饲草收集和储存能力不足,配套技术应用滞后,推进粮草改革仍有许多困难。在现有的政策框架下,我们应该探索新思路、创新方式和综合政策来解决这三个瓶颈问题。一是加快大规模采购的普及

今后一段时期,围绕中央支持政策的实施,重点应放在四个方面。一是释放基层,激发地方创造力。情况因地而异。粮食改革和饲养政策的实施应坚持资金到省、任务到省、责任到省的原则。地方政府被允许决定自己的补贴标准、目标和程序,并被给予充分的自主权。二是准确管理,确保政策的实施。从补贴资金的受益者出发,沿着饲草种植面积、生产方式、产量、效益和农户使用效果的主线,准确统计试点的基本情况,建立明确的账户,确保补贴资金到户。三是加强监管,全面实施项目评估。建立“年初建账、年中审计、年末结账”的全过程管理体系,组织饲草种植、储存等关键节点的监督检查,储存后进行汇总验收和考核。四是总结模式,加强宣传,扩大政策影响。围绕种植业与养殖业一体化、生产与服务社会化、饲料品种多样化等内容,不断完善好模式、好经验、好成果,通过新闻媒体加强宣传推广,形成推进粮草改革的良好舆论环境和氛围。

(作者是农业部畜牧司司长和国家饲料工作办公室主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