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络电台们的第二春,这个故事很烧钱,你准备好了吗?

  • 日期:01-08
  • 点击:(1886)


在百度百科中,“调频”有18种含义,但它最广为人知的含义是英文单词“调频”的缩写,意思是调频。在公众认知中,调频几乎是调频广播的同义词。

2011年出生的蜻蜓调频(Dragonfly FM)和2013年出生的喜玛拉雅调频(喜玛拉雅调频)和荔枝调频(Lichnich调频)使用调频作为它们名字的后缀,因为这些应用最初定位为网络电台。然而,经过几年的发展,蜻蜓、喜马拉雅山、荔枝等网络调频已经突破了广播电台的范畴。

就在本周一,蜻蜓调频在上海举行了记者招待会。高宋啸是这次新闻发布会的主角,因为他的第一个音频节目即将在蜻蜓调频台开始。

这个名为《矮大紧指北》的音频节目由三栏“引用北方排名表”、“文清手册”和“临时发送”组成。它将在每周一、周三和周五通过蜻蜓调频广播播出。这不是一个可以免费收听的音频节目。如果用户想听高宋啸的《阿凡达》短小精悍,他们需要支付200只蜻蜓,相当于人民币200元。蜻蜓调频(Dragonfly FM)的页面上写道:估计有156期将会更新,每期仅需1.28蜻蜓元。但事实上,用户只有一次性支付200枚蜻蜓硬币才能收听完整版的节目。蜻蜓调频没有提供选择购买时间表。

这是知识支付浪潮中的典型支付产品,也是目前网络电台推广的一项重要业务知识支付。它为因现金而苦恼的网络电台打开了一扇新的大门。

网络电台的新业务

自去年以来,知识支付已经成为于建军公开演讲中的一个新关键词。

作为喜玛拉雅调频的联合创始人和联合首席执行官,从去年开始,于建军带领喜玛拉雅团队在知识支付的道路上开始了新的尝试。

回到一年前,喜玛拉雅调频于2016年6月6日推出了马东和“奇妙天空集团”带来的《好好说话》音频节目,并开设了“溢价支付”栏目,这是喜玛拉雅调频进入知识支付领域的开端。

就在蜻蜓调频网宣布推出《矮大紧指北》专栏的前几天,喜马拉雅调频网发布了66个会员日的一组数据:《好好说话》已经有超过18万的付费订阅,并产生了近4000万的销售额:“付费精品”版块目前拥有2000名知识在线名人和1万多门付费课程;自2017年以来,其付费用户的月平均ARPU价值(企业从每个用户获得的平均收入)已超过90元。

从数据来看,付费音频效果很好。这一结果的直接影响是马东团队对音频内容的持续投资:马东在《奇葩说》中透露,新赛季《好好说话康永来了》将于6月19日在喜马拉雅调频(Himalayan FM)推出,蔡康永和颜如静已经确认加盟。

留住马东、蔡康永和高宋啸这样的人才资源并不容易。据高宋啸称,当他与蜻蜓调频达成合作意向时,几个平台试图联系他,但他拒绝了。

head resources对内容支付业务的吸引力是不言而喻的,演讲者自身的受欢迎程度带来了付费音频节目的曝光和传播,粉丝对明星的追求也意味着他们的支付意愿将会更高。同时,头部资源本身并不缺乏传播的渠道。因此,平台能给人力资源带来多少好处将影响其未来。

从马东团队继续添加《好好说话》的意愿可以看出,经过一年的试用,喜玛拉雅调频团队,这个内容制作领域的明星团队,愿意留下来。这对网络电台来说是个好消息。“为利润而奋斗”网络电台经历了一场混乱。2015年,网络广播行业上演了许多相互争斗的场景。

2015年2月,老牌DJ兼原创网络电台新岳洋电台创始人发表了一篇文章《从窃贼的身上优雅走过》,其中岳洋说,“听调频,完全窃取新电台的所有节目.这不是新收音机第一次被偷”。

然后在四月,网络电台上演了一场狗血秀,轮流下架。同年11月,闹剧再次上演,智湖有帖子揭露蜻蜓调频的虚假数据。这一事件后来演变成蜻蜓调频台和喜马拉雅山之间的斗争。蜻蜓调频称所谓的假货为雇佣水兵的“友好商人”的恶意诽谤。喜玛拉雅山要求蜻蜓调频台对这起假事件做出彻底的解释。

文字之战终于结束了,但是我

在获得足够多的用户产生平台效应后,通过广告、增值服务和版权分配获利是过去互联网广播电台最常见的商业模式。在这种模式下,像视频网站一样,网络广播的利润是基于用户的增长和活动。虽然获取用户需要资金,囤积内容也需要资金,但收入有限,这意味着网络电台赚得更多,赚得更少。这个行业不可避免地需要烧钱。于建军公开表明了他的态度:“这个行业必须烧钱,我们已经准备好了。”

然而,2015年,当互联网初创企业面临资金严冬时,投资者逐渐改变了他们的风格,从关注用户规模转向关注利润。由于版权和其他成本的沉重成本负担,互联网广播电台很难盈利。激烈的竞争和行业的艰难生存终于在激烈的混战中显现出来。

知识支付浪潮的到来改变了这种局面。

潮流的方向

“蜻蜓在赚钱时必须先做广告”。面对媒体在6月12日高宋啸付费音频会议上对蜻蜓调频商业化的质疑,蜻蜓调频董事长张强这样说,但他立即表示,“付费肯定会成为我们未来平台的主流方式。”

此判断基于以下原因。张强认为,广告竞争归根到底是交通竞争,这意味着当平台抢占广告市场的蛋糕时,它所面临的竞争对手都是人。同时,广告链相对较长,资本流动相对较长。更重要的是,支付模式可以给内容制作者更好的反馈。

”如果是广告,由于广告链很长,很难分配利益,但如果是支付,就非常简单和直接。事实上,这种模式也更有利于与上游内容方更紧密的合作和更好的闭环,更容易形成良性生态。”

虽然有激烈的交流,于建军和张强持有相似的观点。于建军曾在一次公开演讲中说,“如果广告模式是下午4点和5点的太阳,那么支付模式是上午8点的太阳。”他认为支付模式有四个优点。首先,广告害怕失去粉末,但付钱会增加粉末,而且都是高质量的粉末。第二,它更直接,好的内容可以直接实现。第三个转变是持续的,广告模式是零星的,内容是不断赚钱的。第四,知识支付的实现水平高于广告模式。内容支付可以设定为每人100元。这个广告的一次性收费完全不同。

可以看出,对于刚刚进入知识支付领域一年的网络电台来说,知识支付的前景是诱人的,但有待开发的市场是足够大的。根据喜玛拉雅调频发布的数据,该平台97%的用户迄今尚未购买付费内容。如何使他们成为付费用户需要进一步探索。

此外,蜻蜓调频和喜玛拉雅调频在向公众展示他们的抄本时都强调平台的主要资源。例如,喜玛拉雅调频的招牌是《好好说话》和马东和“奇妙天空集团”带来的吴晓波频道。蜻蜓调频的招牌有蒋勋和高宋啸等。

如前所述,人力资源的好处是显而易见的,但要留住它们并不容易。更重要的是,如果平台知识支付竞争的负担最终落在头部资源上,这意味着随着竞争的深入,头部资源本身的稀缺将会争夺更激烈的内容,从而增加内容成本。如何激活长尾内容的潜力是一个亟待解决的难题。

在为知识付费的故事下,网络电台迎来了他们的第二个春天。如何更多地讲述故事是网络电台在找到合适的商业模式后接下来需要面对的问题。

[本文由合作媒体授权的投资界转载。这篇文章的版权属于原作者和原出处。这篇文章是作者的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投资界的立场。请联系原始作者和原始来源以获得授权。如果您有任何问题,请联系(editor

zero2ipo.com.cn)。]

youtube.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