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奇:当脱贫攻坚遇到乡村振兴

  • 日期:01-14
  • 点击:(1258)


反贫困斗争正处于三年关键时期,农村振兴正处于“三年重大进步”的关键开局之年。这两种战略的政策一致和实践趋同,关系到事半功倍或事半功倍的两年工作。最近,我们去了内蒙古、山东、山西、安徽、贵州、新疆、甘肃等省和地区进行调查。从各地区的总体情况来看,我们认为,消除贫困和农村振兴两大战略的共同点是,它们都旨在实现“三个消除”,即消除绝对贫困、消除城乡差距和消除社会偏见。所谓消除社会偏见,意味着消除长期以来重城市轻农村、优先发展农业和农村地区的习惯思维。

“三个消除”是解决农村问题的基础,是实现“两个百年目标”的保证。两种战略的区别在于:消除贫困具有紧迫性、突发性、地方性和特殊性,而农村振兴具有渐进性、持久性、完整性和全面性。消除贫困主要解决发展不平衡,而农村振兴主要通过解决不足来解决不平衡。在组织和推进这两个战略的实施过程中,我们应该充分把握两者的特点和区别。在宏观层面,我们不应该因为消除贫困而给农村复兴留下隐患,也不应该因为农村复兴的影响而无法如期实现消除贫困的目标。消除贫困是农村振兴的基础。农村复兴是消除贫困的动力。这两者相辅相成。它们是因果关系。他们互相补充,互相帮助。他们不能走自己的路,关心一件事,却失去另一件事。

两种策略的融合需要从五个目标和任务开始。

一是行业的繁荣。为了做好工业繁荣的文章,有必要澄清工业繁荣的内涵。首先,我们不能局限于初级生产的繁荣。只有第一、第二和第三产业同时繁荣,真正的工业才能繁荣。第二,整合和发展第123次生产。一个村子里有窑厂和商店,第三产业比较完整,但是它们之间没有联系,不能互相促进,也不能形成合力。因此,即使第三产业是一体化的,也不可能简单地将城市中的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转移到农村。此外,该行业的繁荣必须推动当地农民通过就业致富。富有的老板和贫穷的村民繁荣的产业不是我们需要的。目前,扶贫中的工业扶贫一般是一个特殊的、单一的行业,主要集中在农业领域,特别是在一些工业扶贫要求过于迫切、市场论证不够充分的地方。因此,工业扶贫项目很可能遭受“粮食价格低、农业价格低”的后果,留下工业扶贫项目的“烂尾楼”。为了实现两种战略之间的有机联系,有必要为工业发展寻找一个良好的连接点。根据农村振兴过程中产业繁荣的内在要求,应着力扩大和延伸农产品加工业和农业服务业,实现三大产业的整合发展。同时,积极发展新产业、新形式,实现多功能发展。这样的工业繁荣是我们的目标。

第二,生态可居住性。经过一百万年的原始文明、一万年的农业文明和三百年的工业文明,人类社会正在进入第四种文明形态,即生态文明。生态宜居性是生态文明的具体实践。广义上的生态宜居性应包括环境美、生活便利性、社会文明、资源承载能力、公共设施

其次,我们应该创造一个“四个学生”相结合的农村环境。所谓“四生”契合,即生产、生活、生态和商业应该互相照顾。不是为了改善生活条件,远离生产场所,或者为了赚钱破坏生态环境。如果不与发达的现代市场相联系,生产、生活和生态的结合只是一个空壳。因此,市场开发应该添加到“三个生命”,即做生意。只有四个学生相互认同,相互促进,我们才能有高质量的生活、高效率的生产和高度文明的生态。此外,土着人的利益应该作为方向。生态可居住性不是外来者和城市居民的可居住性,而是土着居民的可居住性。外来者和市民只是农村的过客,土着人需要一代又一代地在那里生产和生活。他们是一个每分钟都与周围环境同甘共苦的社区。因此,“宜居”应该从土着人的角度和利益出发来建设。

三是农村文化。许多地方认为农村文明是非常空洞的东西,认为没有什么可把握的。事实上,这是一个非常真实和具体的问题。重点应放在三个方面:

(1)农户环境管理。如果一个人蓬头垢面,蓬头垢面,说他有更高的文明水平,每个人都不会相信。即使你很穷,也完全有可能清洁环境,“厕所革命”是一个很好的起点。印度的“清洁社会”计划从厕所开始。其中7亿多没有厕所,明年将有1.1亿个厕所建成,这对世界产生了巨大影响。世卫组织将厕所定义为“最便宜的药物”。总书记Xi多次提出“厕所革命”。轶事笑话:物质文明看厨房,精神文明看卫生间。因此,最好的起点是对农户的环境管理。

(2)广泛动员社会,整理家训,端正家庭作风。有一句谚语和一句教诲,写在横幅上挂在墙上的格言是根据每个家庭的情况而定的家庭格言。上海王洋村的每个家庭门口都贴着一句家庭格言。内容合理。村民们把这作为一种行为准则,并把它放在心里,产生了良好的社会效果。无言的教学是指父母以身作则,通过自己的实际行动实践自己的主张并向后代展示的家庭风格。一个好的导师是家训和家庭风格的结合,是社会文明的基础。然而,大多数走出农村取得成就的人来自有良好家庭指导和家庭传统的家庭。

(3)更新乡规民约。社会主体的流动性正在引起中国农村社会的巨大变化。传统的农村法规和公约已经过时,急需修订。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指导,与时俱进,建立符合时代需要的乡镇规章制度,作为农村社会价值观的标准,势在必行。应广泛动员乡镇和村庄根据当地情况制定易于操作、可实施和有效的行为守则,使这些行为守则不易察觉,并在每个当地居民的世界观、人生观和价值观中发挥主导和指导作用。

第四,治理是有效的。有效治理意味着政令畅通,人心相通,农村社会充满活力、和谐有序。消除贫困运动创造了五级秘书都负责的工作环境。五级秘书为消除农村地区的贫困做出了最大和最有效的努力,为农村地区带来了前所未有的新局面。俗话说,老大抓老大并不难。实践证明,加强党的领导是最有效的途径。改革开放以来,没有一项政策像消除贫困那样得到有效实施。主要的经验是五级秘书应该一起工作。这一措施应加以总结、完善并应用于农村振兴。还需要建立市场、社会、政府三位一体的治理模式

第五是过富裕的生活。在许多地方,富裕的生活被简单而片面地理解为物质生活,这只是问题的一半。富裕的生活应该包括两个层次,即物质财富和精神财富。木头、大米、油、盐、酱油、醋和茶是物质需求,而钢琴、象棋、书法、绘画、诗歌、舞蹈和歌曲是精神需求。虽然两大战略各有侧重,但需要同时推广。

消除贫困主要是解决保障物质生活的问题,但精神文明建设不容忽视。在农村振兴的过程中,我们不仅要做好物质幸福,还要做好精神幸福,即精神幸福贯穿于物质幸福的任务和目标之中。如果袋子装满了,脑袋空了,就会有问题,精神空虚,没什么可追求的,没什么可制造麻烦的,色情很快就会传播开来。

准确把握生活富足的内涵

在这两个策略的结合上,我们必须准确把握生活富足的内涵,正确理解物质与精神的关系,从宏观角度把握四件事。首先是体力。鉴于因病致贫是主要原因,农村医疗卫生体制改革是确保广大农民身体健康的核心。没有一个强壮的身体,一个人就不能创造丰富的生活。其次,还有智力问题,即优先发展农村教育。目前,农村教育存在着反地方主义的问题。所谓的“世界观”是由“世界观”形成的。孩子们进城学习,他们听到的、看到的和亲身感受到的是高达上的城市文化,“从节俭到奢侈,容易缓解,从奢侈到节俭再到困难”。将来,他们会发现很难回到农村去参与农村的振兴。反乡土教育是中国未来农村复兴中最令人担忧的事件。此外,增加收入的问题在于扩大农民的第三就业空间。第一个就业空间指的是传统农业,它不会离开这个国家。第二个就业空间指的是在城市工作和出国。第三个就业空间是指扩大农业的多样性,发展第二产业和第三产业,允许农民远离土地,在当地和附近创业。第四是精神文化问题。在“帮助志愿者”和“帮助智力”的同时,我们也应该“帮助系统”。突出精神需求体系建设,搭建平台,培养人才,继承传统,创新发展,提高意识、兴趣和参与度,增强积极性、主动性和创造性。农民是需求者和创造者。只有通过创造,我们才能活跃起来。只有积极主动,需求才能得到满足。(刘淇,国务院参赞处特聘研究员,中国农业经济协会副会长,中国农村政策研究中心研究员。资料来源:中国社会科学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