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多智能体”先驱迈克尔:当AI学会人类社交,“机器人总动员”还会远吗?

  • 日期:02-11
  • 点击:(1655)


为了进一步解释对人工智能未来趋势的判断,迈克尔伍尔德里奇(Michael Wooldridge)接受了钛媒体的独家采访,并讨论了“多智能体”的未来、未来人工智能的世界观和人工智能伦理。

谈论多智能体的未来

钛媒体:你在演讲中提到机器人需要社交技能,比如团队合作和谈判。例如,灾难机器人需要共享信息和合作来实现救援。但是给机器人社交技能有什么困难呢?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赋予机器人人类社会经验和社交技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

首先,我们对社会技能的形成过程知之甚少。在从儿童成长至今的漫长过程中,我们在家庭、学校、工作场所和其他环境中经历了各种社会角色,并通过与他人的持续互动和反馈获得了这种社会技能。但是机器人或计算机不能像人一样学习社交技能。

所以现在我们应该学习如何从头开始,让人工智能也有社交技能。我们仍处于这方面的起点。然而,我坚信,一旦将来成功,我称之为“多智能体”的社交人工智能或机器人将会得到广泛应用。

钛媒体:你和你的团队在这种具有社交技能的机器人上取得了什么进展?有机器人团队工作的例子吗?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例如,我们在以色列的公司正在研究赋予人工智能谈判的功能。你不仅可以和人谈判,还可以用你的谈判技巧来训练用户。我们所有的团队都是人工智能专家,世界上有许多团队在研究人工智能救援机器人。我相信这项技术将在20年后非常成熟,届时将会有可用于自然灾害的救援机器人。

谈论未来人工智能世界

钛媒体:这个世界上信息如此之多,不可能知道所有的知识和掌握所有的信息,但人工智能可以。随着信息不对称的加剧,将来真的会有一个矩阵来控制这一切吗?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我认为这不会发生。这只是一厢情愿的想法。我们可以看到小型人工智能系统无处不在,但人工智能在未来绝不是你想象的那种超大系统。事实上,人工智能确实参与了生活的方方面面,但是我不认为有一天人工智能会控制人类世界。

Titanium Media:你在《多Agent系统引论》中写道:与地球上其他生物不同,这不仅是因为人类无疑有学习和解决问题的能力,也是因为人类有与伙伴沟通、合作和达成协议的能力。我们每天使用的这些社交能力是像计划和学习这样的智力一样重要的智力行为。这是人工智能的新概念吗?因为目前的深入研究仍然在创造一个类似人类的超级大脑,而且根据你的想法,它似乎在学习蚂蚁和蜜蜂的集体智慧?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目前,只有少数研究人员热衷于研究这种大脑的人工智能。大多数研究人员不热衷于开发类似大脑的人工智能,并对此持怀疑态度。

首先,人脑是一个非常复杂的结构,有许多神经元,所以很难模仿、复制和重建人脑结构。一个更大的误解是,大脑对人体的意义不像中央处理器对计算机的意义,它可以承担中央处理器的功能。人脑是身体的一部分,需要与身体的其他器官交流和互动。这将使人工智能像大脑一样变得更加困难。

谈人工智能情感和虚拟复制

钛媒体:一些公司,如微软,通过创造微软的小冰赋予人工智能情感,允许人工智能助手建立各种个性,如活泼和冷静。正如电影《她》中所展示的,人工智能将来能像人类一样拥有同样的思维方式和情感吗?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这个话题在人工智能行业很有争议。我的同事们不明白为什么人工智能必须得到关爱。更重要的是,如果我们真的想给人工智能感情并让它与人类互动,我们应该首先让人工智能了解人类行为和世界。例如,人工智能的作用影响着人类,是什么让人们快乐或悲伤,等等。这将是给予人工智能情感的关键。

钛媒体:许多公司目前正在研究虚拟肖像,为人类创造一个“虚拟化身”。例如,虚拟主机就是一个例子。你认为这项技术的应用怎么样?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Michael Wooldridge):就像《头号玩家》电影的情节一样,在游戏世界中拥有一个虚拟形象会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在未来会被广泛使用。但我担心的是,如果每个人都沉浸在自己的虚拟世界中,他的世界将会相对孤立。

例如,你的虚拟世界可能是星球大战,而我的虚拟世界可能是矩阵。我更担心这个虚拟世界是否能够互动和互联,或者人们是否会生活在不同的虚拟世界中。

钛媒:目前,中国公司已经拥有真人的“虚拟二重身”,希望二重身能够“继承真人的个性特征,在真人死后留在自己的位置上”。你觉得这个怎么样?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让人工智能虚拟图像“延长”人类寿命似乎很有吸引力,但本质上它仍然是基于个人需求。我尊重死亡的自然法则,但对一些人来说,用这种方式让自己恢复活力是可行的。总之,我认为这项技术在未来不会被广泛使用。

谈论人工智能伦理:谁有决定性的力量?

钛媒体:你在演讲中提到我们给电脑更多的选择。在你看来,在做决定时,人们应该做出判断还是应该让位于计算机程序?谁应该拥有领导权力?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谁有权力在人和电脑之间做出决定将根据情况进行讨论。首先是必须用红线标记的区域。例如,禁止让机器决定人的生死。一些常规决策可以由机器做出。例如,20年前没有全球定位系统,所以人们必须看地图才能旅行。全球定位系统出现后,人们可以授权机器完成导航和目的地推荐。

一些国家已经开始使用人工智能在司法领域做出决定,例如,人工智能用于判断嫌疑人是否在监狱中,如何控制量刑等。这引起了人权组织的极大不满,他们认为生命和死亡的力量不能由计算机控制。所以人工智能应该在画出红线后做出常规决定。

钛媒体:算法的黑匣子真的很可怕吗?现在我们不知道人工智能是如何制定策略的。我们必须接受未知的不确定性吗?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人工智能算法的黑匣子确实是个大问题。为什么我们信任人工智能?从实践经验来看,如果人工智能能给人们一个很好的解释,比如为什么会做出这样的决定,那就更容易接受了。

谈论人工智能登陆场景

钛媒体:在中国,人工智能领域出现了一些独角兽公司。他们致力于寻找技术应用场景,但要进入传统的物理行业并不容易,如运输和制造业。这些行业的数据收集很困难,而且主要是由经验驱动的。你怎么想呢?传统产业将从人工智能中受益多久?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在所有行业中,人工智能都专注于改进技术以提高效率和产品服务。人工智能广泛应用于传统行业。我对人工智能很有耐心,相信传统行业在不久的将来会从人工智能中受益。

钛媒体:请评估人工智能的发展速度。它是快还是慢?

迈克尔伍尔德里奇:人工智能的发展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快。虽然它已经在许多领域得到了应用,但其应用范围总体上仍然很窄。与好莱坞大片中显示的人工智能应用相比,我们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从钛媒体、采访、作者艺鹭、编辑/李小年开始)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身份证:泰美蒂),或下载钛媒体应用,返回搜狐查看更多